多福捕鱼怎么可能去撞他们的船

2021-01-30 17:25:00
dcadmin
原创
11

65岁的洪石成原本打算退休了,在被菲律宾的机枪打穿颈部的时候,他也许仍不明白,只求平安打鱼的他,为何会遭受如此野蛮的对待。  昨晚,本报记者专访了洪石成的女儿洪慧姈,希望通过她的讲述,重现洪石成的遭遇、还原渔民群体的生活状态,控诉菲律宾海警的野蛮。  拨通洪慧姈的电话时是下午两点半左右,死者洪石成的遗体经过解剖后,在一个小时前才刚刚在家人的陪同下被运回他位于小琉球的家中。记者甚至想象着在说明自己身份时立即被对方挂掉电话的场景,但庆幸的是洪慧姈并没有挂掉记者的电话。  她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检方已经解剖完我爸爸的遗体了,而且在他的身体里取出了重型军用武器的。”她说,这说明菲律宾使用了重型武器射击“广大兴28号”。  洪慧姈告诉记者,一开始家人坚决拒绝解剖父亲的遗体,“因为我们是乡下人,观念比较古老,不希望遗体被破坏,死者为大。”  洪慧姈告诉记者,一开始家人只是希望父亲能够快点入土为安,但菲律宾宣称是他们的渔船做出“挑衅行为”,菲律宾海警为回应才射击的,这一说法让洪家人愤怒不已。检方表示需要取证才能要求菲方给出说法,所以洪家配合了检方的要求。  洪慧姈说,在渔民常提到四个字“自求多福”,因为他们随时都可能碰到风浪,“很早以前,我的很多祖辈就是因为遇到风浪没有了的。”  “他们觉得是个小地方,根本就不怕我们。但是他们看到挂着五星红旗的渔船就只是警告一下就绕走了。”在洪慧姈的眼中,那些菲律宾海警“就是恃强凌弱的强盗”。  她说:“我们平时去捕鱼,看到他们的船来了,我们都是拔腿就跑,怎么可能去撞他们的船。而且我们的船这么小,他们军舰的浪花就可以把我们的船逼得摇摇晃晃甚至翻掉,我们怎么可能撞的了他们。”  洪慧姈说,菲律宾的海警但凡是看到的渔船,就穷追不舍。追到了就把捕捞到的鱼占为己有,还要扣押他们的船员,让他们用钱去赎,而且一开口就是几百万。追不到就朝着他们开枪。“在面对他们的时候,我们连自求多福的权利都没有。”她说。  “我们接到我大哥打来的电话后,立即给海巡署打电话,要求他们派直升机去接我爸爸回来医治,但是他们却说要程序,很麻烦。”等到船上的洪育智再次打来电话时,洪石成已经断气了。“为什么不能先去救人,手续后面回来补不行吗?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洪慧姈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,似乎是想把心中的怨气都宣泄出来。  洪家是小琉球一个典型的渔民家庭,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。五岁就失去父亲的洪石成,因为家庭贫困,十几岁就开始了捕鱼生涯,直到今年准备退休,他已经干了将近50年的捕鱼工作。  洪石成有两儿三女。除了洪慧姈和另一个女儿嫁到岛外之外,他自己,两个儿子,以及大女婿都是靠捕鱼为生。  洪慧姈告诉记者,为了维持生计,他们一年至少出海两次,一次四五个月,平均一年待在家的时间就一个多月。“没有时间和家人在一起,也没有时间陪小孩,还随时有可能遇到危险。”所以每次家人一出海,已经嫁到北部的她就尤其担心接到家里的紧急电线多年的洪慧姈,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这样的厄运。  她告诉记者,以前家里的捕鱼工具是大姐夫的一艘较大的渔船,但是大渔船每出海一次的成本需要五六百万新台币,如果被菲律宾的海警追赶,或者遇到不好的天气,连成本都补不回来,根本没法维持生计。  于是洪家人卖掉了那艘较大的渔船,并买了这艘价值800万的“广大兴28号”小型渔船,没想到才第二次出海就遇到了这样的悲剧。  从洪慧姈口中记者了解到,像洪家这样典型的渔民家庭,家里的男丁通常都从事捕鱼工作。而家里的妇女平时就会接一些村里的活,或者卖早点补贴家用。父亲离世,新买的渔船被机枪扫射得面目全非,但是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为了偿还买船欠下的600万,不久的将来,洪家人一定会再次驾驶着“广大兴28号”前往那片“危险的海域”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多福捕鱼